欢迎访问《东方时报》!

关于我们

东方时报

颍上县古城镇房屋被拆除多年,补偿却没有全到位

时间:2022-04-17 21:55:38    作者:佚名    来源:大众新消费
       家住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古城镇的金先生反映,他家因处在煤矿塌陷区被拆迁,如今已过去近十年,还没有按照当时答应的拆迁补偿全部到位。他多次反映给有关部门,最后答复却是无法解决。他希望相关部门介入把他反映的情况深入调查下,把该给他们的钱还给他们。
       金先生反映的情况原文:
       投诉古城镇政府截留我个人房屋赔偿款。
       我叫金军军住安徽省颍上县古城镇大赵村金老庄23号1户,2012年刘庄煤矿和乡镇府县政府来我们大赵村召开村民会议,开会内容和公开信息和赔偿标准,动员我们搬迁和拆迁。
       开会说楼房只要有,地梁和圈梁结构的,都属于老建设房屋,赔偿标准四百五一平方,新建设房屋和抢建设房屋标准低,赔偿一百二一平方。开始丈量我家房屋,当时有县政府镇政府人员,和刘庄煤矿丈量小组,还有我们村队长有十来个人员都在场,我家房屋是五间四层楼房,地基有地梁,圈梁壁柱和浇置顶,我的房屋建设与2006至2007年,当时两级政府和刘庄煤矿人员认定我家楼房是老建设房屋,丈量结束以后,从2012至2016年,三年多期间去乡政府去预支房屋赔偿款,在多次预支房屋赔偿款的同时,也会把我的清单拉出来看一下,都是老建设房屋。2016年我去清算我的房屋赔偿款时,被告之我的房屋是新建设房屋和抢建设房屋,赔偿标准也大打折扣,我多次去找时任镇委书记张某华,没有得到任何说法。除了给我拒之门外就是以后再说,后来我又去找镇政府人员谢某日,他是专门负责丈量表和清算单的。结果被告知电脑出问题了系统错乱,没办法核实,说以后再给你处理,镇委书记张某华和谢某日就是一拖再拖!
       
 
       事情已过去近十年了。在去年(2021年)我去上级反映情况,经乡政府,去颍上县信访局,后阜阳市信访局,他们说把我的问题转发我们乡政府来处理,但是乡政府没有给我任何调查和处理,就给了我一个没有办法解决,让我想去哪告去哪告,我又去了合肥市省信访局,省信访局接待我以后,乡政府信访办人员开始跟我协调,说不能给我处理,给我处理了和我一样的情况有很多,一个亿也解决不了,除了威胁我就没有一丁点要给我核实处理,说我在去上级反映是没有好下场没有好结果的,又说我套取国家资金,要给我们一家人全部抓起来,判刑,乡镇府把我的赔偿款截留,串改我的房屋赔偿款数据,扭转事实,现要求古城镇政府和刘庄煤矿,公开我们一个庄的赔偿标准和打款记录,要求公开透明。
 
来源:大众新消费 



2015-2021 Copyright © 东方时报 京ICP备1000000号-1 公网安备110000000000号

技术支持:东方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