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方时报》!

关于我们

东方时报

唐山路南民企深夜百台设备被砸抢,几百平米厂房遭强拆

时间:2022-06-20 01:41:57    作者:佚名    来源:中新在线

今年1月份印发的《河北省民营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强调,要打造民营经济发展的优生态,营造公正规范的法治环境,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提供优质高效的社会服务,推进企业诉求“有求必应、无事不扰”,建立制度化、常态化政企沟通渠道,完善服务体系,做好“店小二”。近日,河北省唐山市运泰钜福服装有限公司投资人、法人任某霞致函有关部门,反映企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盼星星盼月亮,上级调查组领导来唐山了,我代表企业500名工匠,向各位领导求助,向新来的市领导求助!我们是您的子民,迈向国际大市场的工匠。我们虽然活的很霸气,但惹不起他们这些人,今天命你再敢生产,设备给你砸了卖铁,你还敢机器的轰鸣声?     更惹不起的是,大会上一句怒吼,我要在这里修道,三天扫平服装厂,我要见平地,不给任何补偿。任她到处去告,就是去北京信访,最后都被送回本地,还不是咱们说了算?         
    我企业外单出口,上亿元投资,路南区2019年就给我企业送上停产停业通知(有照片为证)。今天拆,明天拆,两年不动,不敢要任何说法儿。两年的停产停业损失不向政府伸手,我又重新广州中大国际接单生产,就是不许我生产。依法依规,如真的被拆迁,最高法规定8条不许强拆,第一条先补偿后拆迁。这10年上亿元投资,你们不管企业规模,不管投资数额,不管外单数目,不管职工多少,不管工人正干半截子活、百个车间半成品堆山,数10万件刚刚下剪,广州中大国际供货商,三天扫平服装厂,我要见平地!意图侵吞企业赔偿款的血汗钱,棍棒伺候让我们自行离开,别找麻烦!  

           
            
    我500名工匠是敢与国际接轨,敢与市场经济挑战的一支宏大的工匠队伍,可他们不给我企业留一丝生存的余地,一刀刀将我企业砍下,只因这50亩土地,只因这几万平米教学楼生产基地,要在这块地上干啥?不可向我企业说一声吗?不可文字公告吗?不可按照说话讲法、办事靠法、处理事情依法前行的教导吗?非要靠先断电、再打人吗?听说有人操持在此地开发盖楼修路,我没有不支持啊,为什么不按国家拆迁法依法运行呢?   
    我企业是河北第一家以下岗失业职工为团体,人力资源国际化培养,将一群群下岗失业职工组织起来,利用30个月外单项目技术打造,欧韩经典豪华另类丝绸刺绣,主攻俄罗斯牛仔大型电脑绣花刺绣,纯手工微型袖珍刺绣,俄罗斯丝绸床上用品,窗上用品,饰品,女包,女靴,内衣内裤;主攻法国时装万款领导流行,广州中大国际发单,我唐山运泰实战工匠团体高尖端吃遍天的特立独行;广洲中大国际发单,我唐山企业定为北方实体分公司,开创性,实际性,就业千名失业职工。  

          
  
    从4月28日夜,开始了对我企业20个深夜的袭扰。有谁能搁的住几个小时的打砸抢折磨,这是20个深夜啊!他们人人手中拿着打人的短棍,不时的挥舞晃动着,令人不寒而栗。 
    三辆大铲车,三个大抓斗儿,两辆运货卡车,一台铲车直接撞倒厂房3个落地窗,直接开入满装重型设备的大厂房。因每台吨重,长十几米又砸又砍,左右开工,听说有将大铲车开进百台生产重地,横冲直撞,然后全部抓斗儿进入,砸一个装车一个。女工们大惊失色,钻出哭喊一片。因先断电,后强行。一位女工钻进去想抱出几箱外单设计图纸,只听见找死说话,我的大铲车不长眼。两个穿白上衣的,高个子的跑过来,见一女工录视频、照片,一拳将女工鼻子打出血,又一拳打的耳朵出血。女孩头往那位男人身上扑,又将女孩脖子掐住,抓的多处血手印。女孩一会儿被推倒,一会儿站起,最后起不来了,躺地两个小时,血一直在流。我让女工们快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断电黑的对面不见人,我抱着流血的女工,我的衣服上沾满血,谁能搁得住?因这是野外的深夜。   
    排成一行的各类铲车,上面装满砸后的设备,有的正装车,有一辆马上开动,几百万正在生产的设备,三十个月培养的女工,都是我为创办一带一路丝绸刺绣出口,用数千万现金堆出来的,这是我这个投资商的血汗钱啊!我哭喊到嗓子已不发声了,眼睁睁看着被砸的一个个设备,又眼睁睁看着一车车被拉走,给多个领导打电话、发短信求助,无人回音无人制止。
    嘴里流血的女工,连眼角上都流血,她们去派出所了,我突然想起百台设备大厂房,内设几个小套间,财务室,阅读室,财务室两个保险柜,几个铁皮周转箱,所有合同、单据、票据,十年投资账本都在周转箱里,我不顾一切的几次往里闯,被一个黑大汉连拳击来。舌咬破,血流的太多了,衣领上头发上都是血。我倒在外面有水、有泥的土地上,全身湿透了,慢慢爬到角落报12345热线电话,刚拿出手机,被一位穿白上衣、领导模样的人两脚踢在右膝盖上,怒斥喊到:再报还打你。我的右膝盖,尽管天天治疗,一个月浓血,现刚刚可下地,里面又开始长水。当时的巨痛,先去了医院,上完药回公司一看,又增了多多人,大抓斗儿,几百平米自建厂房,已四角落地,一片废墟了。我的血汗钱,我的百台设备,我的厂房,洗劫一空!没有了设备还可以生产吗?没有了厂房还可以有工人吗?他们如此凶狠,女工们还敢上班吗?  
    大铲车几辆,大抓斗儿几台大卡车外运,排队夜闯服装公司,打、砸、抢拆如此得手。问一声主抓拆迁的领导,这次你满意了,你还说不知道吗?这次不用赔偿了,设备谁砸的?拉到哪里去了?房子谁拆的?你们都说不知道?连后来拆房的人李某都敢说:是文北办事处主任孙某让我拆的,政府不让我拆我敢拆吗?我给孙主任打电话他说不知道,发无数次短信不回。因我企业在文北办事处区域内,归他管,孙某是我企业占地区域负责拆迁的主任,李某是他雇的,他却说不知道。这民营企业怎么可以发展?
    国家教导我们发展实体经济,反对“空中楼阁”,教导我们瞄准高尖端技术培养尖端技术团队、格局国际大视野,我做到;安排就业职工上千人,我做到了;几年豁出命的拼搏,超亿的负出连国家的危房都负出几百万大拆、大改、大建了,这些我都做到了。我实在想不开,千万资产一夜清空,设备被抢了,房子被拆了,工人被打了,几百平米大厂房夜里被袭击一片废墟,区领导周某某和办事处主任孙某,就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却说不知道。身为主抓路南拆迁的领导,几百平米大厂房被拆,设备被砸被抢,一句不知道依的什么法?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我多么想带几百名女工天天生产在第一线上,出大力,流大汗,小康路上一个也不落下呀,可有人让我生产吗?以上所言完全真实,如有任何不实之处,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与发布平台无关。恳请上级领导站在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高度,深入实地,查明真相,依法依规妥善处理,为民营企业讨回一个公道。

来源:中新在线




2015-2021 Copyright © 东方时报 京ICP备1000000号-1 公网安备110000000000号

技术支持:东方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