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方时报》!

关于我们

东方时报

居委会干部被指操纵基层选举并侵吞集体资产引质疑

时间:2022-11-21 14:22:41    作者:佚名    来源:乡村振兴资讯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近年来,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基层延伸,特别是从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通过坚强有力的监督执纪问责,强化了对基层权力运行的规范和对干部廉洁履职的监督。
       近日,江苏省沛县汉兴街道范庄居委会的居民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范庄居委会支书葛某成等人涉嫌存在的一些问题,恳请上级领导予以高度重视,深入实地,明察暗访,依法依规严肃处理,维护国家法律法规的权威和社会公平正义。
          
 
       早在90年代初,葛某成与当时的大屯镇齐心村范庄自然村签订了一份用电管理协议,期限一年。葛某成负责收取范庄村民电费,负责全村的电路维修,保障全村正常用电,以赚取电费差价为报酬。一年后协议到期,他仍然霸占电力管理权二十多年至2020年,每一度电加价0.25元收取电费,每年赚取十几万元。他利用手中的电力管理权欺压群众,看谁不顺眼就不让谁正常用电,还向黄淮面粉厂等几家私人工厂贩卖电力电能资源,牟取巨额不义之财。
       多年来,葛某成多次在村里寻衅滋事,谩骂殴打本村村民,先后有曹某文、曹某沛等人遭到他的打骂。在葛某成参与第一次居委会主任选举中,本村教师郝某全多说了几句,葛某成以为说他坏话,当街把郝某全暴打一顿。郝不敢还手逃回家中,葛某成又追至郝家,翻墙入户,砸烂房门,把郝打伤住院。
      
     
       为了排挤村委委员陈某全,葛某成故意酒后滋事谩骂殴打陈,还要开车轧死陈。陈某全报警,葛某成把自己的鼻子弄出血,抹满一脸,反而诬赖陈打他。此后,陈某全不敢在范庄居住,辞职后到了南京儿子家躲避。
       2016年秋,身为居委会主任的葛某成与祝某敏、曹某德发生口角。葛某成认为自己丢了面子,为了树威,当晚带领侄子等几个人,开车到祝某敏家中,恐吓后爆打一顿。迫于葛某成的淫威,祝某敏的父母祝某华老夫妇赶紧买了礼品给葛某成登门道歉。
       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葛某成伙同他人常年扒大屯煤电公司的运煤列车,大肆盗窃哄抢国家煤炭。后因一同伙被不明原因火车轧死,加上执法部门打击力度加大,他才逐步停止盗抢。此后,他又去沛城租了一个窝点,大量仿冒洋河、五粮液等名酒牟取暴利。后因案发被追责,他才停止造假,花钱摆平。
       后来,葛某成又回到范庄,在村北租地建了一个酱油厂,后因经营不善倒闭。他多年多次把原酱油厂扩建成五六千平方的简易厂房,租给几家五小工厂赚取租金。为了强租村民良田,他故意把人家的果树弄死,村民张老太就深受其害,20多棵杏树、桃树被毁。
         
 
       范庄居委会第一次居委会主任选举中,原支书孙某军(2015年被撤职)想身兼两职。葛某成的二哥葛某臣和孙某军竞选,孙某军一看支持葛某臣的人多,就唆使葛某成也参与竞选。葛某成叫他本家三哥葛某海用竹竿高挑着2万元百元大钞,大喊:谁选葛某成就给谁发钱。结果民心所向,葛某臣选票最多当选。
       由于葛某成管理的是私人承包的电网,再加上他贩卖电力电能给几个私人工厂,范庄居民生产生活用电得不到保障,经常停电。2014年夏季,原主任葛某臣(已病故)多方努力,报请县发改委批准,县供电公司决定给范庄居民改造安装国网电供村民使用。葛某成知道后,更加怀恨在心,他怕一旦电网改造以后,捞不着收取电费赚钱。
       原支书孙某军在工作中一向和葛某臣不和,葛某成多年以来不收孙某军家的电费,所以孙某军一直支持葛某成的霸道行为。在县供电公司完成施工图纸,准备进场施工之前,孙某军支持葛某成的地下施工队抢先改造范庄的电力线路,并欺骗村民说也是国网电。葛某成组织的地下施工队技术落后,不规范安装,架设安装的线路不符合安全规范,埋下了严重的安全隐患。范庄村民正常用电的希望再次破灭。
       在2014底第二次主任选举中,葛某成早早动用不良手段,请吃请喝,拉拢本居大老支和曹、张两大家族,以及街道驻村干部和孙某军,经其多方操纵,终于如愿当选。当上居委会主任后,其作风依然故我,开会光着膀子,嘴里骂骂咧咧,有损基层干部的形象。他为了自己做生意资金周转,从当上主任起,多年指使他人领取本该属于群众的免息扶贫贷款,领到后全部交给他个人使用。以权谋私可见一斑。还嫉贤妒能,排挤打击支部成员张某涛,以至张愤恨辞职。
        
 
       从2014年开始,曹某文、朱某占等20多人联名,多次反映原支书孙某军和会计涉嫌贪污,孙某军被撤职,但葛某成和会计葛某涉嫌违法违纪的事实被其保护伞掩盖。2014年5月份夜间,朱某占曾接到过威胁电话,电话里说“小心你儿子的命”。后来在江南绿洲小区门口,朱某占的儿子果然被车撞伤。曹、朱二人继续在网上发帖反映。2015年初,身为居委会主任的葛某成唆使葛某、孙某军两家动用家族势力,纠集9人闯入朱某占家中,对朱某占寻衅滋事殴打报复。朱受伤后住院治疗一个多月,因为家中老母亲病危,提前出院。之后调解完事。
       2015年孙某军被撤职后,葛某成想当支书。为了表现政绩,捞取政治资本,他以集资修路、以后村子搬迁路的赔偿款按股分红为诱饵,哄骗群众集资修路。更纠集一帮闲杂人等去范庄附近的几家个体小工厂上门索要,讹捐钱款用于修路。个别小厂被讹捐五千一万至三四万元不等。几位被讹捐者都苦不堪言。筹集修路资金加上驻村第一书记杨某从本单位争取的资金,范庄村路终修完成。以为民修路为功劳,再加上葛某成以小恩小惠拉拢本村党员,多方操纵下,葛某成终于如愿成为支书。
       在范庄居委会第三任主任选举中,葛某成利用家族势力和不良手段,扶持张氏家族的张某赞当选,范庄村民绝大多数没捞着行使自己的选举权。当天的选举现场嘘声一片。在工作中葛某成独断专行,张某赞干了一年多后辞职。
       为了掩盖上一任支书和会计涉贪问题,为了把持财务账目,葛某成钦点了或假选举,先后找了几个有文化年轻人当所谓会计,都只干很短的时间就不干了。其实真正做账的都是葛某成、曹某勇、张某伦三人。其中最主要的是曹某勇(原齐心村会计),葛某成在范庄打人后,也是曹某勇出谋划策帮其化解了事。
       2016年秋季,葛某成提前得知范庄村北200多亩地批准为建设用地,他一夜之间拉了十几车矸石,铺垫在他的宠物市场周围,说是建的停车场,骗取征地附着物赔偿款30多万元。在200多亩地的附着物青苗赔偿款和征地款发放过程中,葛某成伙同曹某勇、张某伦等人涉嫌弄虚作假贪污侵占80多万元。在短短两个月的征地拆迁过程中,仅在“家和万事”一家饭店吃饭就打白条6万多元。饭店老板讨要一年多他都不给结算,后来老板要拿条子去县里告他,他才用公款还上;范庄两次电力线路改造换下来的旧铝线,被他卖了几万元,疑据为己有。
       2016年冬季,葛某成哄骗本居群众魏某正、魏某宾等人与他合伙,虚假注册了一个纱厂,骗得建设用地25亩,他转手卖给别人10亩。葛某成一无资金,二无工业项目,他是采取空手套白狼的手法哄骗别人出资建厂房,建好后租给别人收租金。实际上,他注册的纱厂根本不存在。
       对范庄居正义人士和正能量的事物,葛某成不仅不予支持,还讽刺打击。原大屯镇纪检干部、中国好人张某良老人先后创建了小海燕少年儿童校外辅导站,《夕阳红》老年居家养老服务站,多次得到省、市、县领导的肯定和表彰。2015年的一场大雪,致范庄居停电三天,张某良不忍心看着群众挨冻受罪,于是给驻村第一书记杨某打电话找葛某成协调恢复供电。葛某成得知后,对张某良老人破口大骂。
       2017年冬季,葛某成纠集近百人,七八台大型挖机,葛某成和张某伦强行进入魏某思房中,把70多岁的魏某思架到一辆车上,限制其人身自由6个小时,把魏某思合法经营十几年的一个饭店强行拆除,财物损失近200万元。
       2020年4月份,当地纪检部门调查葛某成期间,他在范庄村自来水供水主管道上偷接管道,偷用自来水近万吨。由于葛某成偷水,水压降低,致使范庄居多数群众正常生活用水受到严重影响,一个多月没水吃。自来水管理员刘某华发现葛某成偷水,制止他竟被威胁,甚至要动手打人。
       近年来,当地群众多次就上述问题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在上级前来巡视的时候,就有张某良、曹某文、朱某占亲自去巡视组实名反映,至今仍未得到公正处理。以上情况反映全部属实,如有任何不实之处,反映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与媒体及发布平台无关。街道个别领导对葛某成的上述行为袒护有加,不去调查范庄村被葛某成殴打欺负的群众,然后以各种借口拖延时间,不实事求是严肃查处,最后却以朱某占的一处建了十几年房子是违建为理由,要挟朱不要再告了,再告就把其房子当违建强行拆除。
 
来源:乡村振兴资讯



2015-2021 Copyright © 东方时报 京ICP备1000000号-1 公网安备110000000000号

技术支持:东方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