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方时报》!

关于我们

东方时报

村官被指欺压百姓,毁坏村民承包鱼塘致其损失惨重

时间:2022-08-22 19:50:20    作者:佚名    来源:新农村建设资讯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近年来,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基层延伸,特别是从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通过坚强有力的监督执纪问责,强化了对基层权力运行的规范和对干部廉洁履职的监督。有的基层党员干部,不想着为村民谋福利,带领村民致富,而是利用手中权利为所欲为,欺压百姓。这不,苏州市吴中区光福镇迂里村一个村支书,被指法制观念淡薄,群众观念不强,竟然带领村干部随意殴打村民,甚至为报复村民带领40多人及2台挖掘机,毁坏村民合同承包期内的鱼塘,冲光水产品,破坏养殖设施,同时单方毁约合同8年,使得该村民损失达200多万元。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村民与村集体签订鱼塘10年承包合同
 
       据苏州市吴中区光福镇迂里村村民张金坤向媒体反映:迂里村鱼塘是1974年以粮为纲围湖造田的产物。迂里村有鱼塘共120亩,15小队有鱼塘25亩,自1974年—1978年期间,因为无技术、无资金、不敢养等原因,鱼塘一直荒废。从1979年—2016年先后有4批人养殖,2018年鱼塘张某洪(张金坤的孙子)养殖,迂里村120亩鱼塘租给了村民张金坤养殖,2003年-2012年十年。因堤岸已使用近30年,堤岸不能护好水,又严重影响作业,当时同村支书讲明:堤岸需修理,但大队无资金,要修理需自己预支,以后结算。修理实际支付近20万元,至今未归还给张金坤。
       
  
       2013年-2018年间,迂里村120亩鱼塘由张金坤的儿子张某荣养殖。2019年1月4日,村委会送来一张“承诺书”,限张某荣在2019年1月7日之前到村委会签字。120亩鱼塘设备,几天时间搬到哪里去?张某荣拖了几天,村委会以他不肯退还鱼塘为由起诉到法院,定期开庭。张某荣有千万条理由答辩,法官两句话庭审结束,不成立,不支持,并承担一切费用。
 
       前任村支书涉嫌违规违纪被村民举报遭辞退
 
       2019年2月1日,村支书何某带领几个村干部,打伤了村民王某方;同年7月11日,何某又以同样手段打伤村民尤某明、尤某华父子。
       国家花大钱治理长江、几大湖泊搞养殖、捕捞水产全处理安排好,迂里村20多租地户,养殖已近30年。谈论邻村是如何补偿,何某说:迂里村有迂里村政策,我说没有补偿就没有。只有高某同志一户拿到了100万元补偿,因高某的阿舅是镇干部。2016年闹洪灾,20名养殖户只有王某方一户补救灾款6万元。难道国家只准备了6万元救灾款?
       2019年9月5日,村民张金坤向镇领导张某某、蒲某某各写了一封反映信,反映了何某及家人涉嫌违规违纪的一些问题。2019年10月,何某被辞退,陆某华接任村支书,到迂里村上班。
 
       为泄私愤伺机报复毁坏村民鱼塘损失惨重
 
       2020年3月,何某离开迂里村。期间,自2019年10月被辞至2020年3月离村,何某、陆某华二人在一个办公室长达5个月时间。陆某华上任几天后,何某为泄私愤,对曾反映过他问题的村民张金坤进行报复。
        
 
       于是,便私自编印了一张告知书(内容:按上级要求,沿太湖3公里范围内禁止进行水产养殖,望养殖户配合工作,请养殖户将自营养殖的工具、设施和鱼池看护棚自行清理。如发现养殖户继续养殖的,后果自负,有关部门将进行强制执行),于2019年11月29日下午送达,欲将张金坤孙子张某洪承包生产队的25亩鱼塘强制执法。
     
 
       2019年12月11日,村支书陆某华为树立个人权威,组建40多人的强制执法队,及2台大型挖机,以自编告知书作为强制执法的文件,亲自带领舒某、吴某伟、金某明等现场指导执法。胜似影视大片,打砸破坏,冲光水产品,把生产设施全敲坏,让张某洪一年的辛劳血本无归。直接损失60多万元,并单方毁约合同8年,经济损失更是达到200万元之多。
       试问,他搞养殖违反了哪条国法?现张某洪鱼塘边还有3家养殖又是谁批准的?难道告知书是专门给张某洪的鱼塘制定的?
 
       现任村支书被指有权就任性
 
       无奈之下,张某荣将此事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了反映。2020年3月17日,镇里来信让张某荣通过司法途径维护权益。2020年5月1日,陆某华给张金坤发信息,说这个要你的取证,并且要法院认可才行。陆某华的姑父府某某是镇干部,姑妈陆某某是镇领导,十年前他们把侄儿陆某华弄到身边上班,娇宠惯养。现在到迂里村上班,认为山中无老虎,天高皇帝远,就可以为所欲为。无视刑法第十三条、二百七十五条、二百七十六条、三百九十七条规定,难道村支书就有豁免权?
     
  
       生产队鱼塘2017年荒废后,小队全体村民同意,将生产队的25亩鱼塘租给张某洪,从2018年—2027年10年租期,每年承包金额为8000元,平均分配到每户。2019年承包金已经发到村民手中,有36户村民签字画押证据。
      
  
       张某洪一纸诉状告到了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法院受理之后,陆某华马上到镇上找到张金坤的好友、开发商张某兴同志托他说情,说张某洪必须撤诉,不撤诉不能到某某所上班。第二次对张某兴说,赔一、二万他能做主。第三次对张某兴说:法院判一百万他一分不会少。
       2021年2月25日法院开庭,村律师驳案已超6个月要求驳回。时隔94天,裁定书上竟把已超24个月的旧案,附上几条所谓的证据,移花接木搬到裁定书上(当庭无人听到)。张金坤即向院领导和法官去信反映情况,需作合理解释。2021年7月6日,法院来电对张金坤说:该案应到苏州市吴中区法院,以民事诉讼村委会。
       2020年6月,张金坤给镇领导陆某某,7月给区领导陈某、区纪委史某某3位各写了一份反映材料(全套现场照片、U盘),指出派陆某华到迂里村任支书不合适。他法制观念淡薄,群众观念不强,涉嫌渎职懒政,不作为。2021年5月,迂里村支部选举干部,竟把陆某华列入候选人,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事发以来,张金坤多方反映情况,始终无果。村支书陆某华说,张某洪要打官司要开除他工作,变黑名单,让他什么地方都不能去。真是有权就任性啊,养殖户写好的反映信不敢寄。试问,陆某华为何能如此为所欲为,在他的眼里,还有国法吗?何某是村里有名的有钱人,被辞后马上把儿子调到政府工作,花了多少钱?能使陆某华心甘情愿替他背书,又花了多少代价?
       本文由全国媒体曝光维权服务代整理受害人反映信。希望上级相关部门能够对此高度重视,密切关注此事,组成联合调查组,对迂里村前村支书何某、现村支书陆某华涉嫌存在的违规违法行为进行彻查,依法依纪严肃处理,要求撤销其支书职务。尤其是严查原迂里支书的何某政策“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利用迂里港边设摊经营建材,用大型吊机,没有商量直接把吊机下面切割,一分补偿没有,损失几千元。近20户养殖清塘还给村里,养殖设施机械能用几十年,竹材、木材也能用8年—10年,现全只能当废铁,竹木当柴烧,损失也要几千上万元。特别是张家鱼塘损失惨重,需依法做出赔偿,还张金坤一家人一个公道,同时对相关部门领导的行政不作为进行严肃处理。
 
来源:新农村建设资讯




2015-2021 Copyright © 东方时报 京ICP备1000000号-1 公网安备110000000000号

技术支持:东方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