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方时报》!

关于我们

东方时报

白银市平川区一起拉锯式股权转让纠纷案背后隐藏的恶势力及保护伞

时间:2022-01-24 16:20:09    作者:李自强    来源:未知

一个时期以来,极少数领导干部插手具体个案、干预司法办案的问题,成为影响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司法权的顽疾。正如,甘肃省白银市桔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现法人陈继英向有关部门多次举报反映的具体事实:案涉股权转让过程中遭遇他人胁迫敲诈、恶势力多次捣乱阻扰并破坏企业正常生产经营,以及恶势力保护伞暗箱操作形成股权转让纠纷拉锯式判决长达6年……

值得警惕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明确指出,“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司法权本该在阳光下运行,一番暗箱操作后发生逆转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中央对政法机关提出的努力目标和明确要求,体现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殷切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举报人陈继英与原审被告殷某前股权转让纠纷案一审(2016)甘0403民初142号判决、终审(2016)甘04民终729号判决中,明确显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确、证据证明力充分、适用相关法律正确;随后,原审被告通过疏通某上层关系网后,甘肃省高院于2017年7月3日作出(2017)甘民申250号民事裁定,指令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2017年12月21日,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甘04民再4号民事裁定,该裁定撤销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甘04民终729号判决书及平川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甘0403民初142号民事判决书。

值得关注的是,此案经一番暗箱操作后迅速发生逆转,此后几次庭审中经个别领导插手干预司法,主审法官无视证据规则,对关键性证据没有查证质证,尤其是后面几次庭审中对发现的刑民交叉证据一概不予理会,如,案涉2016年10月20日,原审被告殷某前白天组织人手实施暴力,深夜再次胁迫原审原告陈继英所签订协议约定:“一、现在根据原收购合同所欠殷正前款为220万元;二、原合同中殷正前在陈继英名下的60万元红利分红款继续有效;三、合同中规定殷正前支付50万元利息款将在红利中扣除;四、根据“商定”陈继英所欠220万元不再计新利息……”

从一开始敲诈“600万元和50万元保护费的欠条”到当天深夜继续恐吓形成的“220万元欠条改成的协议”,对此,当地辖区派出所出警3名干警,曾对白天现场砸坏、砸烂的东西、公司法人陈继英和现场人员罗崇玉的受伤部位分别拍了照、录了像,并对在场人员罗崇玉、徐龙、马得学3人取证做笔录。

可是,此案经暗箱操作出现逆转后,涉案法官明显是“偏斧子一直往下砍”。为此,2018年6月28日,平川区人民法院(2018)甘0403民初308号民事判决驳回了一、二审原告陈继英的诉讼请求;接着陈继英提起上诉,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21日作出(2019)甘04民终1137号民事判决,驳回陈继英的上诉。

此后的庭审中,法院不顾涉案220万元协议的恐吓胁迫成因,以及此前《白银桔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收购暨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合同》已约定的事实,对庭审中发现的刑民交叉情况刻意回避,导致平川区法院于2021年3月11日作出的(2020)甘0403民初76号判决书,该判决判令陈继英支付殷正前股权转让款220万元……

陈继英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时指出:在恶势力保护伞的暗箱操作下,法官竟然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把原告判成了被告,彻底推翻了原审一审、终审的胜诉判决,最终导致形成典型的冤假错案。这就验证了法律人常说的一句警示名言:“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造成的恶果胜于十次犯罪”!

值得警惕的是,一起司法案件一旦失去公平公正,就会让民众对司法价值和法律权威的信仰大打折扣,从而对法治社会失去信心。为此,有了个别上层领导的干预司法,陈继英申请再审后,被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11月25日作出的(2021)甘04民申28号民事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值得关注的是, 陈继英与殷正前股权转让纠纷案一审时就已查明:白银市桔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日期2009年4月7日,企业类型:自然人投资。经营地址:白银市平川区水泉镇贾庄村。行业门类:制造业。行业代码:肥料制造。注册资本1230万元,经营期限自2009年4月7日至2019年4月6日。经菅范围:有机肥料、有机无机复混肥料、生态长效缓释肥料、高活性环保叶面菌肥料、复肥的生产销售。变更前的法定代表人殷正前,投资人殷正前、殷正学、张永彩,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陈继英,投资人陈继英、陈亚东。

2012年3月份,陈继英与殷正前经协商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并签订了合同,该合同约定:转让方殷正前,收购方陈继英,公司名称:白银桔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双方协商签订本股权收购暨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合同。一、甲方占有白银桔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权的100%,现甲方同意向乙方转让公司全部股权,乙方同意收购甲方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权。二、双方协商一致同意,由乙方向甲方中的殷正前支付260万元人民币作为公司全部股权的收购款……

众所周知,黑恶势力“保护伞”隐蔽性强,“保护伞”往往深居幕后、暗中扶持,而且很多是“大伞”套“小伞”、层层保护,越是“大伞”,与黑恶势力直接接触越少,隐藏的越深。对此, 陈继英在向有关部门反映“平川区股权转让纠纷案涉黑及保护伞”等事项中有具体陈述。

派出所有案不立、隐匿销毁证据,涉案干警却一律升迁

“有案不立、压案不查、有罪不究”等执法司法的突出问题,是群众反映强烈、政法机关屡禁不止的积弊沉疴,这在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已被列为聚焦整治的“六大顽瘴痼疾”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陈继英向有关部门的举报投诉中提到几次暴力事件及殷某前等人实施恐吓敲诈的基本事实:

一、2016年间,殷正前要求陈继英在原收购合同外另付600万元,殷正前威胁陈继英说:“你要撤诉,你的官司最终不会赢!你不撤诉不给600万就弄死你”!

当时殷正前带人砸坏了陈继英办工室的电脑,掀翻办公桌,将其胸部进行殴打,并将陈继英抱至二楼窗口往下扔,现场罗崇玉、徐龙二人试图阻止对方暴力行为,却被对方殴打致伤……罗崇玉、徐龙向平川区水泉镇派出所报案,办案人员对现场进行了拍摄取证,并对陈继英、罗崇玉受伤部位进行了拍摄取证。

二、 2016年10月20日深夜,肇事者殷正前带人又来到陈继英办公室,将他从床上提到外间办公室,让陈继英按他拟好的欠条重新抄写一遍,对方声称“600万元不要了,只要200万元,前面提到的50万元保护费只收20万元,共要220万元”。

陈继英起初坚持不写,被殷正前等人揪住头发不放,并右手拿着他拟好的欠条让陈继英照抄,另外一人从手提的饲料袋里拿出一个铁锤,敲打着陈继英的桌子进行恐吓:“再不写就弄死你,装到麻袋里扔到黄河里去,你要知好歹,我们给你让了400多万,如果不写今晚就要了你的命,看你的命值钱还是钱值钱”!

当时公司就陈继英一个人住,肇事者用自带的链条反锁了办公楼大门,反锁了陈继英的办公室门,陈继英当时害怕,暂且为了保命就将对方拟好的220万元欠条改成协议照抄了一遍……当时,殷正前为了找印泥盖手印,砸坏了陈继英的办公桌抽屉和文件柜门。最后在陈的文件柜里搜出了出画印泥,对方强拉着陈继英的手摁了指印。

也许是一时疏忽,殷正前当时并没有在该协议上签字盖印。陈继英先前在法庭上见到的对方提供给平川法院的这份协议上并没有殷正前的签字,可是在2021年3月11日水泉法庭上看到该协议却有了殷正前的签字和手印,为此,陈继英一再申请公安鉴定科对两次的签字按手印时间进行鉴定、核对。

三、在长达六年的拉锯式裁判中,殷正前多次带人驱赶陈继英公司员工、堵门闹事,期间还煽动有关人员联名恶意起诉陈继英,均被有关人员拒绝;2019年间,殷正前试图煽动天富成商砼的董事长焦维汉,承诺达成侵占后的公司土地双方可占股合作;2021年7月21日,殷正前两次到罗崇玉家威胁罗崇玉不能再给陈继英出庭作证,对其许诺把陈继英驱赶走后给罗崇玉好处费,并可共同控制公司股权……

四、2021年8月19日,殷正前带人到陈继英公司强行拉闸停电,谩骂殴打公司员工,随后又在天富成商砼公司大闹,报警后水泉派出所安排出了警,一名刘姓干警在没有任何证据材料的情况下却倒打一耙,向陈继英示威、逼迫其当场支付殷正前非法形成的220万元,并向法院吴姓法官打电话要求法院来人现场执行付款,被吴法官拒绝(陈继英保留有现场录像证据)。

五、 2021年8月24日,在平川法院执行局二楼209室,陈继英向吴法官提交支付殷正前收购款凭据时,殷正前之妻张永彩胡搅蛮缠,试图要撕毁此前的支付凭证,并动手打陈继英,被现场两位法官制止,致陈继英高血压心脏病当场发作,紧急联系120救护车,由法警陪同前往白银中心医院抢救治疗住院8天……

六、2021年9月2号,殷正前带人又来到陈继英公司,对方拿着锁子企图驱赶公司人员,锁住办公楼大门,公司股东陈亚东报警后,水泉派出所出警将肇事者带走后不再有下文。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陈继英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了派出所有案不立,隐匿销毁关键性证据、给殷正前非法出具“无报案记录证明”等事项,可是几名涉案干警却一律随后升迁!

深化以案为鉴,咋能让一名老党员的血泪控诉石沉大海

政法队伍一旦出现违法乱纪问题,势必影响社会公平正义,损害党和政府的权威。今年以来,按中央要求,全国各地纷纷出台“以案为鉴、以案促改、以案促治”工作办法,深入开展警示教育,全面排查整改突出问题,建立健全制度机制,不断提高治理效能。中央要求各地一案一警示、一案一整改、一案一治理;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效果导向,力戒形式主义,形成常态化机制……

值得关注的是,陈继英抱着对社会主义法治的高度信仰,他以一名退役军人的钢铁意志和一名入党52年的党员初心为承载,于2021年9前后,先后向中央及省市有关部门血泪控诉:为什么给殷正前非法出具《无报案记录证明》的派出所张某银所长,张某晖副所长,干警白某庆都升了官,幕后的保护伞权势之大不言而喻!

陈继英在举报反映中提到,殷某前借着其姐夫曾某福(给省厅一位领导开车)和一位万姓厅长的神威,一向骄横跋扈、诈骗成性。如:殷某前骗取当地信用社员工郑学聪信任,骗贷买了两台东风货车,但落实贷款买车后就翻脸不认人,导致信用社停发郑学聪工资为其还贷,并对郑学聪做出了开除处理,源于生活困境,这家人举步维艰。为此,先是郑学聪之妻被气得患病卧床,两年后因无钱治病后死亡;随后郑学聪也被逼死亡,其子郑鑫因家庭烦心事太多不留意被铡草机铡掉一只胳膊,四处告状维权无果,直到在陈继英的配合支持下,郑鑫于2013年和2014年分两次通过法院判令在殷正前的收购款中执行到位21万元。

另外,殷正前在经营2台东风货运车时雇了2名会宁籍司机,拖欠了几年的工资,解雇时的理由也十分龌龊,2名司机到处告状,案件也被捂盖……

陈继英举报中也指出了省厅干警曾某福以其妻殷正学的名义,此前在白银市桔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占股不交钱,骗取公司604万元等违纪、犯罪问题(在移交的债权债务的清册中有具体体现)。

陈继英指出,殷正前于该股权纠纷案一二审判决后向甘肃省高院递交再审申请时曾大言不惭:有他姐夫和一位万姓厅长后面罩着,陈继英肯定最后输个底朝天!此间,殷正前等人胁迫陈继英,只要向他一次性交200万,每年另外交20万元保护费,保证今后企业能够正常生产经营!

据介绍,殷正前姐夫和那位万姓厅长都是平川、靖远人,为此,殷正前也曾在陈继英面前炫耀,他和万家人在井尔川合伙开砂场,并多次挑衅陈继英:你一个外地人是斗不过我们的(该砂场因环保问题整顿被政府关停时的具体材料中祥有记载)!

这就是说,殷正前无形之中透露了他的大保护伞就是其姐夫和万姓厅长。值得一提的是,殷正前之前就有一位隐形股东,时刻帮其出谋划策,从皮包公司起步套取国家政策性补贴款,也算是幕后老板,只不过“这位爷”原本是平川区煤炭管理局局长王某钰,因涉嫌受贿、支持小煤矿业主无证开采,于2010年间被判刑10年……

正因为有了蛇鼠一窝的势力范围,殷正前更是变得肆无忌惮,他向陈继英直言不讳:“省高院今后必须也必定会撤销平川和白银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进入再审程序的主审法官大都是万厅长给办的工作,都是我姐夫的朋友……”后来发生的事情,果真验证了殷正前所说的话:案件经省高院发回重审,平川、白银法院再审时,主审法官都是对方的关系户!

值得关注的是, 于2012年3月,陈继英与殷正前签订收购100%股权合同,变更法人,补办手续齐全,于2014年3月建成年产5万吨生物有机肥生产线1条,实现总投资固定资产政府验收认定1.43亿元,银行认定为8740万元,被列为白银市科技型企业、农业龙头企业。随后由于殷正前等人犯红眼病多方干扰,再加上王国钰减刑出狱后幕后支持殷正前,致使陈继英的公司从2016年6月停产至今,造成社会、农户及企业巨大亏损。

陈继英的举报诉求,第一要求追查庇护、支持、涉黑的各类保护伞;第二要追查一审、二审判决后案件出现逆转的涉案法官及插手案件的责任人;第三要求撤销2016年11月20日在暴力威胁中签定的220万元保护费协议,该协议属对方敲诈勒索而形成的基本事实,经不起任何推敲和质证,这种典型的刑民交叉案件应当区别对待;第四要追究省厅干警曾某福、殷某学不出资占有公司股权的违法违纪行为……

以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为契机,依法督办、严肃查处涉案法官及插手案件的个别领导

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是新时代政法战线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党的十九大以来,全国政法系统持续加大正风肃纪反腐力度,特别是持续掀起扫黑除恶及“打伞破网”强大攻势,一些典型案件背后潜藏着的执法司法不严、不公、不义、不廉等深层次问题得以暴露,“围猎”与被“围猎”交织、滥用职权与谋取私利交织、违法办案与利益输送交织等腐败问题浮出水面。

司法,岂能被权势之人随意操控!近年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坚持严字当头,持续巩固深化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果,督促推动地方纪检监察机关建立健全扫黑除恶“打伞破网”常态化机制,严肃查处了一批群众身边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中纪委要求各地纪委监委,深化以案为鉴、以案促改、以案促治;要依托来信、来访、来电和网络等举报渠道拓宽线索来源,加强多部门协作,拓宽线索渠道,对发现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循线深挖,绝不姑息!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2月,甘肃省政府网站发布一则干部任免通知,免去:张江武的甘肃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局长职务,退休;免去万某贵的甘肃省司法厅巡视员职务,退休……

还有一则信息耐人寻味:2019年5月13日,据甘肃省纪委监委披露消息,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姜润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0年11月21日,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姜润基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刑九年。据介绍,1998年至2019年,被告人姜润基利用担任甘肃省白银监狱副监狱长、监狱长和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的职务......值得一提的是,已判刑入狱的姜润基多年来就是那位万姓领导的下级……

甘肃省政法系统教育整顿之际,《权欲之殇》警示教育片,讲述了全省政法队伍中违法违纪领导干部黄大功、张江武等,本该将用来捍卫公平正义的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执行权,异化为谋取私利、买卖人情的私权力,“围猎”与甘于被“围猎”交织、滥用职权与谋取私利交织、违法办案与利益输送交织等腐败问题令人触目惊心。

一幕幕惨痛教训发人深省,给全省政法系统干警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慑,进一步警醒干警要坚定理想信念,筑牢政治忠诚,践行担当使命,不断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

中央领导一再强调,要汇聚好民智民意,密切联系群众,积极传递基层一线诉求,凝聚“打伞破网”强大共识。要做好查办案件“后半篇文章”,坚持用身边事警示教育身边人,推动以案促改。

当前,随着反腐力度不断加大,一些领域正在开展倒查专项行动。比如,过去一年间,内蒙古倒查煤炭资源领域腐败20年,已揪出近50名腐败分子,其中不少人已退休多年。在多地爆出“纸面服刑”事件后,监狱系统也对“减、假、暂”案件倒查20年,“拔出萝卜带出泥”、查处一案带一串,同样有不少“高龄贪官”锒铛入狱。

可以肯定地说,政法领域倒查20年,是推进反腐败斗争的攻坚战,是净化和修复政治生态的攻坚战,时间跨度大、涉及层面广、牵扯的利益关系复杂,在各地官场造成了很大震撼!

目前,令广大人民群众备受鼓舞的是,近两年来,全国政法队伍轮番教育整顿,“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正是新时代政法战线的又一大创新举措。这里,我们也希望陈继英这位老党员的血泪控诉能引起中央及省市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和督办!(海生 明亮)

 



2015-2021 Copyright © 东方时报 京ICP备1000000号-1 公网安备110000000000号

技术支持:东方时报